订亲后男子失去联系 六十年后女子将当初定亲之物归还其后人


章先生是个古董商人,在马来西亚开了一家古董店。章先生的父亲早年在大陆从事古董经营,后来大陆战乱连连举家来到马来西亚,惨淡经营,最终把个古董店开得有声有色。章先生子承父业,把古董店经营的更加红红火火,在当地华人中间颇有声望。

一天,章先生正在古董店忙碌,接到一个陌生女子的电话,对方自称是从大陆来马来西亚做古董生意的商人,有一对青花瓷瓶希望他能够帮忙鉴定一下。章先生答应了下来,双方约定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在章先生的古董店见面。

到了第二天约定的时间,章先生听到店外有女人说话的声音,接着一个50多岁的女人,个子高挑,体态微胖,穿着一件缀着淡淡红色梅花的藏青色对襟旗袍,款款地走了进来。她的后面跟着一位年纪相仿的男人,手里拎着个橘黄色硬皮箱,章先生猜想那里面一定是装着青花瓷瓶了。

章先生赶忙过去招呼,女士自称姓万,彼此问候之后,章先生就要带他们到里间去坐。可是万女士却并不着急,自顾自欣赏起章先生店里的古董。章先生陪在身边,不时做些介绍。章先生感到对方对古董不是很在行,似乎不像做古董生意的,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。

这时,万女士问起了章先生的家世。章先生觉得来人有些奇怪,以往来鉴定古董的,大多不太过问章先生的家世,都是急于鉴定好古董,然后马上离去。不过章先生觉得说也无妨,就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家世。

“巧等很,我们还是老乡。”女子说,“章先生的故乡还不知有没有什么亲人?”

“大体都过世了,在世的也没有音讯。”

听说女士是家乡来的,章先生心里感到高兴,但做古董这一行,难免遇到三教九流,多个心眼就是了。

“今天来打扰章先生。还希望章先生不吝赐教。”女子一边说,一边回过头来。


“赐教不敢!两位里面请!”章先生做了个引导的手势。

三人来到里间,在红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。女子向男子示意,男子把皮箱放在桌子上,打开皮箱,里面又是一个棕红色软皮箱,上面印着一幅暗纹的山水画。紧接着打开软皮箱,软皮箱里静静躺着两只青花瓷瓶,瓷器晶莹明亮,乳白色的色泽在灯光下显得柔和安静。当章先生看到这一切时,心中暗暗吃了一惊,面露惊讶的神情。却是为何?原来章先生家里珍藏着一对一模一样的青花瓷瓶,那是章先生的镇家之宝,章先生颇为珍惜。

难道有这么巧的事,莫非是赝品,联想到女人似乎对古董不在行,章先生想:莫非来人有什么企图。章先生戴上手套,拿起放大镜,仔细地辨析着每个细节。不错,这是真品,货真价实。

“货是真品,货真价实。”章先生抬起头,来人微笑地看着他,仿佛他们早已胸有成竹。

“刚才看到章先生的神情颇感惊讶,难道章先生见过这种青花瓷瓶吗?”女子问道。

“不瞒两位,我家里也珍藏着这样一对青花瓷瓶,是祖父传了下来,恕我冒昧,不知二位的青花瓷瓶有什么来历?”章先生一边说,一边把青花瓷瓶放好到皮箱内。

“难道章先生真的不知道,我的这对青花瓷瓶和你们家的原本就是一组,您父辈没有告诉过您?”女子似乎很感诧异。

“祖父和父亲从未提起,再下实在不知,不知两位如何熟悉内情,还望告知。”

女子轻叹了口气,“今天我们来,就是为了物归原主。”

章先生一听,心想:难道祖父当年得到家里那对瓷瓶用了什么不正当手段,如今被人家追索。果然来者不善,看来今天遇到麻烦了。想到这里,章先生不由皱紧了眉头。

女子看到章先生的表情,忽然笑了起来,说:“章先生不要误会,我说的物归原主,是说你才是这对瓷瓶的真正主人,今天我们来就是把这对瓷瓶归还给你。”

章先生一听,更是糊涂了,一脸的诧异:“不知道二位为何这样说,如果是我们的,怎不见父辈们提起。”

“那是您父辈们大仁大德,怕我们后辈起纠纷,所以没有告诉你啊。”女子叹道。

于是万女士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告诉了章先生。


解放前,万女士母亲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,万女士的祖父按照中国传统的习俗给她订了一门亲事,许配给现在章先生的父亲,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”万女士的母亲同意了这门亲事。没曾想,时局大变,战争不断,男方消失无影无踪,不知是死是活。据说是去了国外,但是消息却不确切。等了几年,消息不通,再也无法联系。过了几年,万女士的外祖父将其母亲许配给他人,也就是万女士现在的爸爸。

多年以后,万女士的祖父临终前把万女士的母亲叫到身边,从衣柜里拿出一个装饰考究的棕色软皮箱子,打开给万女士的母亲看。然后告诉万女士母亲:“这是你和章家当初定亲之物,只是后来时局变化,你和章家婚事未了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保存着,只等章家人出现归还。现在交给你保管,有朝一日,如果章家人出现,你一定要亲手交还人家。”并且让万女士的母亲发誓,绝不起贪念之心,万女士的母亲珍重起誓,接过那对青花瓷瓶。

万女士母亲一直保存着瓷瓶,直到改革开放以后,母亲托人在海外打听,却一直没有音讯。

万女士长大了,嫁给了李先生----她身后拎皮箱的人。李先生是一家航空公司的经理,受万女士委托,利用工作的便利,多方打听,终于得知到章先生的下落。今天特来把这对青花瓷瓶归还原主。

章先生听到这里,早已唏嘘不已。“真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重义之人。只是时过境迁,家父既然没有告诉过我,想必没有要回之意,我也不必接受。如果接受,恐违父辈心意。”

“如果章先生执意不受,我也难以对母亲交代,也枉费了我们多年寻找的辛劳。”万女士说。

章先生看万女士不远千里而来,不便推脱,接受下来,同时从古董店选一则玉雕佛像赠与万女士,方才了结。

(故事完)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